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1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对她的情意,好生和谢景晖经营自己的小日子,未尝不会幸福。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改变,命运将会截然不同。

    姜明瑶一愣,抬眸瞅着语笑盈盈的四姐,讷讷道:“四姐,你……你不生气?”

    “有什么好气的,我只是侄女,你是大伯母的嫡亲女儿,亲疏远近,一目了然,这不是人之常情吗,我说过,我敬佩定国公,如能嫁给他,哪怕死,亦无悔。”姜柠宝笑了笑,笑容恬淡柔美,带着属于女子的如水的温柔。

    这其实假话,这辈子的姜柠宝是个惜命的人。

    她自带死不了的体质,除了寿命耗尽老死或者自己自杀,不然她就像漫山遍野的野草一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生命力强盛的吓人,所以定国公还是能够肖想一下的,如果见了面,他确实合她胃口,姜柠宝不介意倒追一番。

    谢老夫人那一关应该很好过。

    所以定国公同意与否,姜柠宝并不在意。

    总有一天收了他。

    姜柠宝霸气又自信。

    姜明瑶怔怔的瞅着四姐,突然觉得四姐的笑容真的好美。

    “四姐,定国公他是个危险的人,你不要意气用事,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姜柠宝笑而不语,但眼里的坚决却被姜明瑶看在眼中,她心里益发焦急,正欲张口劝说,姜柠宝却温柔的拍了一下她的手背:“五妹,事关我的终身幸福,我自有主张,你不必多言。”

    姜明瑶只能带着满心的愧疚离去。

    院子再次安静下来。

    姜柠宝拿出一叠账册一边喝茶,一边慢慢的查看,细碎暖和的阳光从窗棂照入屋内,散落到案桌上,明亮温暖。

    正院的大夫人张氏收到杨嬷嬷的回禀,怒气横生,突然狠狠摔了手中的茶杯,脸色阴沉沉的道:“好,很好,四丫头还真是不知死活,等退了这门亲事,看我怎么收拾她!”

    杨嬷嬷闻言,老脸禁不住露出一抹喜色,火上浇油道:“夫人说的是,四姑娘的婚事还掌握在您手中呢。”

    这杨嬷嬷也是一个狠毒的人。

    她一个下人和二房早有恩怨,但她不能欺主,除了暗地里搞点小动作,只能借大夫人的手教训四姑娘。

    大夫人张氏冷笑一声:“四丫头不知死活放话要嫁定国公,也不看自己有没那个命,死了倒好,省得我费心折腾,如果没死,我定会为她说一门‘好’亲事!”

    杨嬷嬷这下更高兴了。

    定国公府,荣喜堂,檀香缭绕。

    满头银发的谢老夫人慢悠悠的用茶盖撇着茶碗里的浮浮沉沉的茶叶,静静的聆听赵管家的禀报,神色变幻不定。

    儿子的终身大事一直是谢老夫人的心病,偏偏儿子是那等体质,女子对儿子避之唯恐不及,如今出现了一个不要命的女子。

    哪怕她曾是过继而来的孙子的未婚妻。

    姜家四小姐出身长宁伯府二房,家世容貌都不错,如果她真的可以抵抗儿子的煞气……谢老夫人眼中闪过一抹意动。

    她只是一个母亲,只要儿子这辈子有妻子相伴,过继的孙子和所谓的礼法,哪有自己的儿子重要。

    黄嬷嬷是谢老夫人的心腹,是赵管家的妻子,曾是谢老夫人的陪嫁丫鬟,最是了解谢老夫人,瞅见老夫人的神色,连忙道。

    “老夫人,不如悄悄拿姜四小姐的生辰八字找高僧算一算,如果与国公爷的八字相合,换下这门亲事也未尝不可。”

    谢老夫人轻轻抿了一口茶汤,神色更加意动了。

    “你说的对,试一试也无妨。”

    赵管家暗暗松了口气,从袖子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庚帖,恭敬的递了上去,道:“老夫人,这就是姜四小姐的庚帖。”

    本来退婚是要退回庚帖的,但长宁伯府还未正式答应退婚一事,姜柠宝的庚帖自然没有退回去。

    谢老夫人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期待,示意黄嬷嬷将庚帖收了起来。

    “老夫人,还有一事,长宁伯府的大夫人刚派人过来多提了一点条件。”赵管家想到刚刚送走的那位长宁伯夫人心腹,心里再次同情父母双亡的姜四小姐。

    “什么条件?”

    “长宁伯夫人希望她的小女儿能够和谢家二房嫡次子谢景晖少爷结亲。”赵管家恭敬的回道,对踩着姜四小姐拿好处的长宁伯夫人没一点好感。

    谢老夫人猛地抬头,眉心皱了皱,神色冷淡道:“这事我不掺和,你告诉世子,让他自己看着办。”

    说到底,退亲是她的孙子坚持要退,那么后续的麻烦也该由他自己解决。

    谢老夫人原本挺喜欢这个过继的孙子,又是谢家的嫡支血脉,对他颇为疼宠,更是纵容府里的下人称呼他为世子爷,谁知他却为了安远侯的大小姐退了和姜家四小姐的亲事,谢老夫人难以接受,孙子的亲事是如何定下的,谢老夫人一清二楚,对他不免生出一丝疙瘩。

    女子被退亲,礼法对女子向来多苛刻,被退亲的女子不是被随意的嫁人,就是送去家庙绞了发当姑子。

    以后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尤其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女子,哪怕她还有一个好哥哥,但现在还未立起来,长宁伯府的大夫人又是个精明势利的人,可想而知姜四小姐的未来堪忧。

    但国公府终归需要他传承下去。

    谢老夫人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帮着他善后,最大限度的弥补一下那位姜四小姐,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