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8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长宁伯府。

    张氏站在府里的回廊下,望着心腹嬷嬷远去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一抹笑,回头对姜明瑶笑着道:“瑶儿,娘会给你说一门好亲事。”

    姜明瑶心情复杂的瞅着母亲喜悦的笑脸,想到被退亲后备受打击,性子突变的四姐,心底涌起一抹愧疚,她抿着唇,别开目光,冷冷的摇头拒绝。

    “母亲,四姐已经够可怜了,我不要踩着四姐和谢家结亲。”

    大夫人张氏脸色微微一变,语气温柔的劝道。

    “瑶儿,事关你的终身幸福,不要任性。”

    姜明瑶沉默不语,清澈的双眼定定的望着张氏,眼里满是拒绝。

    她心里明白,娘亲不仅盯上了定国公府给出的从五品官职补偿,还想榨干四姐最后的利用价值。

    一想到娘说的好亲事是踩着四姐得来的,姜明瑶心里很不舒服。

    第5章

    姜柠宝离开寿金堂后,脚步轻快的带着在外头等候的婢女春喜回西侧的院子,无视了那些偷瞄她,窃窃私语的婢女婆子们。

    赵管家登门退亲一事本就瞒不住,也许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

    “姑娘,您没事吧?”婢女春喜小心的瞅了一眼姑娘,想起登门拜访的定国公府赵管家,忍不住担忧的问道。

    姜柠宝浅浅一笑,眺望不远处的小花园,花园里的花儿争妍斗艳,她心情愉悦的开口:“我很好。”

    确实很好,做了这么多年娇小姐,难得暴露一点真面目,却将人吓得目瞪口呆,姜柠宝顿觉浑身舒畅不已。

    婢女春喜望着姑娘娇美动人的笑容,不知为何,心里头浮现一抹忐忑,总觉得姑娘哪里不对劲。

    等她晌午去大厨房端午膳的时候,才知晓自家姑娘到底干了什么,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姑娘怎么怎么这般糊涂。

    她急匆匆的拎着大食盒来到院子,却看到姑娘正站在院子里的一棵桂花树下,白皙柔美的脸上满是怀念之色,宛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春喜忍不住放轻了脚步走上前。

    “姑娘,您又在想念二爷和二少夫人了。”

    姜柠宝轻点了下头,想起这桂花树下埋着的一坛坛女儿红,有好几坛是她和爹爹一起酿造,一起埋下的,叹道:“爹娘如果得知我被退亲,不知会多伤心。”

    胎穿到古代,姜柠宝就备受爹娘宠爱。

    想到书中后面,爹娘出现为‘她’报仇的情节,姜柠宝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原来她爹娘并没有逝去。

    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可惜书中并未透露爹娘到底在哪里,只说被人救了,那地方与世隔绝,爹双腿断了,娘还失忆,无法回长宁伯府。

    “姑娘……”婢女春喜眼中闪过一抹心疼,姑娘真是可怜,二爷和二少夫人去了,没了爹娘护着,现在又被退亲。

    姜柠宝回头看了一眼春喜,春喜是她的心腹婢女,一直待在她身边,从未离去,最后更是帮着‘她’做了许多恶毒的事,被人卖去肮脏之地。

    “今天的午膳有什么好吃的?”姜柠宝收敛思绪,笑盈盈的问道。

    婢女春喜连忙报出菜名:“有您最爱吃的燕窝鸡丝汤,八宝鸭,炒珍珠鸡,糖醋小排,翠玉豆糕,如意卷,炒青菜。”

    原本以为大厨房得知姑娘被退亲会被克扣伙食,没想到还是和原来一样。

    春喜暗暗松了口气。

    姜柠宝微微挑眉,没说什么,转身回屋用午膳,其实克不克扣伙食,姜柠宝不在乎,她娘亲的嫁妆在她手中,吃穿用度压根儿不用愁。

    哪怕在自己院子里开个小厨房也可以。

    只是姜柠宝懒得这样做。

    大厨房做的菜挺好吃的,只要膳食的质量没有下降,分量减少没什么。

    用过午膳后,婢女春喜在收拾桌面,她坐在矮榻上,泡上一壶香茗,凝视着窗外的桂花树,思绪飘飞。

    说起她和国公府世子爷谢景翊的婚约,书中并没有详细描述,但姜柠宝却非常清楚,用一句话概括,不过是救命之恩,结两家之好而已。

    她母亲杨氏在她三岁那年从寺庙上香回来路上救了遭遇劫匪的谢家二房夫人和六岁的谢景翊,当时的谢景翊还未被过继给定国公当儿子。

    谢家二房夫人得救后,得知娘亲有个三岁的姑娘,率先提出结亲,娘亲看谢景翊聪慧机敏,人也长得好看,便应了下来。

    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谢家本是名门望族,树大根深,枝繁叶茂,尤其是谢家出了一位世袭的定国公后,更是如日中天,声名显赫。

    谢家二房子嗣颇丰,但出人头地的少,在谢家这个大家族里地位一般般,偏偏谢景翊这个二房的嫡出少爷却长得极好又聪慧。

    谢景翊八岁那年正好被谢老夫人看中,在宗族的见证下,过继给定国公,成了定国公府内定的世子爷,她这个未婚妻的地位水涨船高,成为京城贵女千金们羡慕嫉妒的对象。

    “为心悦之人,损害救命恩人之女的名声,最后更是和女主一起毁了她和她一家,这男主还真是忘恩负义。”

    姜柠宝抿了一口香茗,喃喃道。

    不过书中为何没有提起这事,只说姜柠宝不甘心退亲,死缠烂打纠缠男主,不,有提起过,是姜柠宝在对女主杨舒清做尽恶毒之事名声尽毁后嚷出来的,但为时已晚,知晓这一切的人,除了她的爹娘,不是全都逝去,就是闭口不言,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