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姜老夫人被油盐不进的姜柠宝气得怒急攻心,身子一晃,扶着额头往太师椅后倒,一旁的心腹婢女红杏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母亲,您没事吧?”大夫人张氏狠狠的瞪了姜柠宝一眼,紧张上前,关心的轻拍了下她的心口。

    姜柠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除了那张柔美精致的脸蛋,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柔弱,宛如一株坚韧的木槿花。

    正绚烂的开放,散发出璀璨光华。

    “四小姐,此事赵某无法做主,不如等赵某回禀过老夫人再给四小姐答复如何?”

    赵管家惊吓过后,看到姜老夫人的表现,瞬间冷静下来,姜四小姐的提议,要说赵管家不心动是假的,不管姜四小姐是否因为一时愤怒失去理智,赌气要嫁国公爷,他都趁机应了下来。

    比起世子爷,赵管家更心疼从小到大孤孤单单的国公爷,希望他身边能有个知冷知热的人。

    赵管家心底不知为何陡然升起一股诡异的感觉,这位姜四小姐很大可能不受国公爷煞气影响。

    这样的直觉在他从战场上退下来后好久没出现过,这一次突然出现,赵管家瞅了一眼这位娇美柔弱的四小姐,神色微微带了一丝凝重。

    “有劳赵管家。”姜柠宝淡然的点头,无视了气得浑身发抖的姜老夫人。

    “老夫人,世子爷退亲一事势在必行,请您考虑一下,两天后给个答复,赵某先行告辞。”赵管家说完,拱手行了礼,带着人匆匆离开了长宁伯府。

    丝毫不给姜老夫人拒绝的机会。

    “孽障,你给我跪下!”赵管家一离开,姜老夫人手拿一个瓷杯狠狠的摔到姜柠宝裙角边,哐当一声,瓷杯四分五裂。

    茶水溅到她的裙子上,留下了点点痕迹。

    姜柠宝抿了抿唇,依旧站得直直的,柔美的脸上绽放出浅浅淡淡的笑容,一双极美的眸子似有火光闪过。

    “祖母,退亲可以,但孙女不想咽下这口气,定国公是孙女最为敬佩的人,如能嫁给定国公,哪怕死,孙女亦无悔。”

    “请祖母原谅孙女的任性。”

    姜柠宝掷地有声的说完,朝姜老夫人微微屈膝福身,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大厅。

    大厅里的婢女婆子低垂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偌大的大厅,安静得连根银针落地都可闻。

    老夫人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气的浑身发抖,她死死的盯着姜柠宝离去的纤细背影,眼神冷沉仿佛会滴出水一般。

    “这个不孝孙女,真真是反了天了!”

    姜明瑶早就惊呆了,心里复杂难言,她没想到国公府的世子爷退亲会给四姐这么大的打击,竟然有勇气敢顶撞祖母。

    婢女红杏小心翼翼的端了一碗宁神茶汤过来:“老夫人,您别气坏了身子,喝口茶汤消消气。”

    姜老夫人接过茶碗,喝了茶汤后,整个人冷静了下来。

    “母亲,四丫头的事怎办?”大夫人张氏见状,连忙问道。

    这可关系到她儿子的前程。

    张氏不上心都不行。

    姜老夫人听到大儿媳提到这个叛逆的孙女,刚压下的火气再次腾的冒了出来。

    她本就不喜柔柔弱弱的姜柠宝,现在姜柠宝一反常态强硬起来,老夫人只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

    既然定国公府表明了要退亲。

    这个孙女也没了利用价值,以后也难说上一门好亲事。

    姜老夫人眯了眯眼,挥退了周围的婢女婆子,只留下张氏和姜明瑶这个孙女,她凉薄的冷笑一声:“四丫头想嫁定国公,由她去,反正她的亲事保不住,我看她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除了那个从五品官职,你记得多要点补偿。”

    大夫人张氏闻言,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母亲说的是,只是这样一来,咱们伯府和定国公府就没关系了。”

    说到底,张氏还是舍不得定国公府这道关系。

    姜老夫人睨了一眼大儿媳,再啜了一口茶汤,不疾不徐的指点她:“不是还有谢家吗,五丫头已年满十六,她的亲事也该定下来了,我看谢家二房就有个不错的人选。”

    姜明瑶一愣,冷若冰霜的俏脸上满是错愕。

    祖母……祖母这是要利用四姐退亲一事将她嫁入谢家。

    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张氏闻言恍然大悟,记起谢家二房有个刚满十六未定亲的嫡出少爷,和定国公府的世子爷是嫡亲的兄弟。

    只要将瑶儿嫁过去,岂不是可以间接和国公府扯上关系。

    谢家二房的那位少爷可是个香饽饽,想和谢家二房结亲的人家多不胜数,长宁伯府并没有明显的优势。

    如今这个机会来了。

    “多谢母亲指点。”

    大夫人张氏眯了眯眼,眼中满是算计的光芒,正好借着侄女被退亲的事,攀上这门亲事,反正侄女也就剩下这点利用价值。

    姜老夫人见大儿媳的神色,心里满意的点头,还是大儿媳最合她心意,不像老二娶的那个目无尊长的妒妇,活着的时候就会气她。

    一想到早已逝去的杨氏,再想到她生的四丫头那个没脑子的孙女,姜老夫人脑仁疼的厉害,气又不顺了。

    “事不宜迟,你等下派人去一趟国公府,我乏了,你下去吧。”

    姜老夫人摆了摆手,示意张氏离开。

    张氏连忙行礼告退,喜不自禁的招来心腹嬷嬷,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心腹嬷嬷就急匆匆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