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4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后,我侄女还能再说什么好亲事?”

    赵管家神情一窒,老脸涨红,嘴唇动了动,想要辩驳却无从说起,这事说到底是世子爷的理亏。

    “这……这强扭的瓜不甜,世子爷要退亲,我们这些下人只能照办,不过老夫人说了,会给贵府的四小姐补偿。”

    姜柠宝的眉心动了动,瞅了一眼赵管家,暗道,终于来了。

    书中男主的退亲和丰厚的补偿,是这本女主重生文中恶毒女配姜柠宝黑化的开端,开启了姜柠宝的黑化之路。

    作为一个披着柔弱白莲花容貌的恶毒女配,真真是将自己柔弱的美貌和恶毒的心计利用的淋漓尽致。

    姜柠宝想到书中疯狂恶毒的‘自己’,双眸闪过一抹兴味的光芒。

    说起来,她和这位恶毒女配都是表里不一的人。

    真真是有意思。

    大夫人张氏闻言一愣,手中的帕子绞了绞,姜老夫人瞥了一眼赵管家,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神色不为所动。

    “补偿?”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的视线不由齐齐看向突然出声的姜柠宝这个纤细柔弱的当事人。

    “赵管家说说看,世子爷到底会如何补偿我?”

    姜老夫人微微皱眉,心里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忍不住审视了一番这个看起来依旧柔弱可欺的孙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四丫头,你且放宽心,这事祖母定会给你做主,再多的补偿也没有你的声誉重要。”

    张氏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

    “多谢祖母。”姜柠宝盈盈福身,露出一抹娇柔的笑容,心里却暗道,老夫人等一下就要被自己说出来的话打脸。

    姜柠宝侧过头,一双漂亮的眸子淡淡的看着赵管家。

    “赵管家,你还没说国公府会给我什么补偿呢?”

    “回四小姐的话,世子爷承诺说,如果四小姐同意退了这门亲事,他会认四小姐为妹妹,并记入族谱,等四小姐出嫁,世子爷会送一份丰厚的嫁妆。”

    “四小姐,一旦您成了世子爷的妹妹,就是国公府的大小姐,身份水涨船高,再说一门好亲事并不难。”

    赵管家眼里闪过一抹不忍,硬着头皮将世子爷的补偿说了出来,心里对面前这位柔弱美丽的姜四小姐同情不已。

    未婚妻变妹妹,也就世子爷想得出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拒绝的补偿。

    长宁伯府是没落的勋贵世家,靠着和国公府沾亲,才延续了伯府的荣光,一旦失去了国公府这门亲事,长宁伯府就会打回原形,没落下去。

    赵管家这话一出,大厅里的众人神色各异。

    刚刚放话说再多的补偿也没有你声誉重要的姜老夫人神色微动,她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沉默不语,似乎在权衡利弊。

    大夫人张氏呼吸一滞,眼神闪烁了一下,别看她刚才义正辞严的为失去双亲的侄女捍卫她的亲事,其实张氏内心早已明白,侄女的这门亲事怕是要黄,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只要侄女成了国公府世子爷的妹妹,继续和国公府沾亲,她的瑶儿才能嫁得更好,大女儿在婆家的地位也不会被动摇。

    大厅里一片静默。

    赵管家静静的等候,耐心十足。

    第3章

    花厅一角架子上的青花缠枝香炉点着檀香,炊烟袅袅。

    姜柠宝眼尾一挑,不着痕迹将老夫人,大伯母张氏两人异样的神色收入眼中,她垂下眼睑,果然和书中写的情节一样,退亲的补偿之一就是当他的妹妹,国公府的大小姐。

    如果被退亲的人不是她,姜柠宝势必会大赞一声好。

    有婚约的未婚妻没了双亲,婚姻大事必由姜老夫人和伯府的当家夫人说了算。

    谢景翊不愧是书中男主,将姜老夫人等人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姜老夫人和大夫人张氏不愿退亲的根本原因,是不想失去国公府这座大靠山,如果姜柠宝成了国公府的大小姐,入了谢家的族谱,长宁伯府依旧可以借此彻底绑上国公府这艘大船。

    此时此刻,姜柠宝这个当事人的个人意愿并不重要。

    家族利益大于一切。

    姜柠宝垂下眼眸,佯装忐忑的咬着下唇,没人注意到她眼底毫无一丝波动。

    这时,长宁伯府的后院掌权人——大夫人张氏开口打破了沉默。

    “母亲,您看四丫头的亲事是不是该从长计议?”

    姜明瑶猛地看向她的母亲,冷若冰霜的俏脸上闪过一抹错愕,似乎没想到第一个心生动摇的会是母亲。

    她咬了咬唇,低下头不敢看四姐,生怕会看到四姐惊愕的眼神。

    当国公府的大小姐是好,但被退亲终究有损女子的名声。

    哪怕以后嫁了人,也抹不去这一污点。

    夫家一开始或许看在定国公府的面上,不介意,但时间久了,难免会生出别的想法。

    毕竟四姐不是谢家的血脉。

    定国公府能护她一辈子吗?

    姜明瑶不相信母亲没有想过这一层。

    姜老夫人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内心其实已经倾向退亲拿补偿,却不好由她开口,大夫人张氏的提议颇合她意,老夫人瞥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姜柠宝,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

    “确实该从长计议。”

    这话一出,老夫人无疑是自打脸面,刚刚才信誓旦旦的说孙女的声誉大过一切,这才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