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93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一定要收藏)
    嫁给男主他爹 作者:九月微蓝
    分卷阅读93
    景翊走得太近,以免惹人闲话,更不会在国公府里故意刁难谢景翊。
    所以姜柠宝决定在见面礼上小小的报复了一下谢景翊。
    姜柠宝可没有忘记被人退亲的耻辱。
    现在看来颇有成效。
    用过午膳,谢老夫人笑容久久未散,或许是太过高兴,一不小心吃的有点撑,喝过消食茶后,由着婢女搀扶到院子里消食。
    荣喜堂的大厅里,婢女们已经收拾好桌面离去,只剩下姜柠宝,定国公,谢景翊三人。
    姜柠宝抿了口茶香茶去油腻,笑盈盈的瞅着清冷俊美的男主,突兀的问道:“景翊,可还喜欢母亲送你的李墨?”
    姜柠宝觉得在男主面前自称母亲的感觉特别畅快。
    嗯,往后可以多在谢景翊面前占占便宜。
    顺便膈应一下谢二夫人。
    一旁坐姿笔挺的定国公谢珩心尖一动,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眉眼深了几分,看来小妻子有事情瞒着他。
    谢景翊没有想到姜柠宝会突然提起李墨,神色微微一僵,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他抬眸看向展颜微笑,笑意却不达眼底的姜柠宝,沉默的点头。
    “李墨是大越朝四大名墨之一,我很喜欢。”
    自称儿子……谢景翊说不出口,自称名字,感觉亦不好。
    只好自称‘我’。
    但姜柠宝自称‘母亲’却颇为自然,仿佛自己真的非常开心有一个比自己还大的便宜儿子一般。
    “你喜欢就好,这可是母亲千挑万选出来的见面礼。”姜柠宝故意加重了‘千挑万选’四个字,笑容益发美丽,似秋水莲花,美得令人怦然心动。
    “有劳母亲费心。”谢景翊垂眸,艰涩的挤出一句话。
    “应该的。”
    “除了初一十五两日外,其余时间,你不用过来主院请安。”
    姜柠宝笑了笑,说了下请安的事,眉目流转间,透着一抹妩媚,她心里其实不愿意天天看到谢景翊的脸,看他还不如看定国公呢。
    谢景翊闻言,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给长辈请安是孝道。
    但一想到每日早起给姜柠宝请安,谢景翊心里总会有疙瘩。
    如今姜柠宝的话,正合他意。
    旁边的谢珩瞅着小妻子的笑容,想到昨夜火热的洞房花烛夜,只觉自己的心跳砰砰直跳,有种马上跳出胸腔的感觉,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火光,嗓音微微低沉了几分。
    “柠宝,该回去了。”
    姜柠宝侧头看了一眼定国公,笑着挽着他的手臂:“嗯,咱们回去。”
    定国公看了养子一眼,勉励了几句,便和姜柠宝离开了荣喜堂。
    谢景翊望着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想起姜柠宝送的李墨,想到曾经背信弃义忘恩负义的自己,想到这些天与秦王走得极近的未婚妻,手心微微攥紧。
    舒清……
    谢景翊清冷的俊脸上沉了沉。
    回到院子,姜柠宝便慵懒的靠在定国公身上,和他说了李墨的事,定国公听完后,眼眸闪过一丝笑意,嘴角不自觉的翘了翘。
    “调皮。”
    姜柠宝笑了笑,哼了一声:“只是小小的膈应一下他罢了。”
    定国公俯首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温柔缠绵,要不是顾忌现在是白天,定国公恨不得将人压在身下好好疼爱。
    初尝情事,滋味美妙,当然会食髓知味。
    但定国公是克制的人,绝对不会在青天白日胡来,只是晚上就不好说了。
    用过晚膳后,天色已经黑了。
    休息了一整日的新婚小夫妻,精力充沛,晚上当然是做运动消耗精力,有助于睡眠,且两人的体力极好,战况激烈,守在门口的春喜和春乐听到屋内的动静,面红耳赤。
    ……
    甜甜蜜蜜的日子,一晃就是三日。
    姜柠宝和定国公新婚燕尔,白日里,姜柠宝和定国公在练武场对练,晚上,两人在床上做激烈运动。
    谢老夫人看在眼里,满心欢喜,儿子和媳妇这般恩爱,柠宝一定会很快有身孕,到时她就可以抱到白白胖胖的孙子……
    一想到几个月前,她还满脸绝望,如今却满怀希望。
    过些时日,佛珠没用了没关系,有柠宝帮助稳定煞气,最多和以往一样,无法亲近儿子,但有这些天的陪伴,谢老夫人已经很满足了。
    唯一令谢老夫人不悦的是,她的娘家大哥听说阿珩的煞气消失了大半,寻常女子可以近身后,就打起了阿珩的主意,有意将自己的嫡出孙女给阿珩当平妻。
    且不说阿珩要靠柠宝活下来,柠宝亦是她最为满意的媳妇,谢老夫人本身也没有让儿子纳妾的意思。
    她信佛多年,最不赞同纳妾,儿媳妇身体好,总会生下子嗣,一旦纳了妾室,争斗也多,弄得府里乌烟瘴气,子嗣亦容易夭折。
    所以谢老夫人一听大哥派人传来的话,立即怒了,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大哥的提议。
    “老夫人,国公爷的情况传了出去,邀请您的帖子越来越多。”黄嬷嬷给老夫人倒了盏茶,想到这两日收到的帖子,一脸担忧的说道。
    定国公本身地位超然,想要嫁给定国公的女子多不胜数。
    哪怕只是个妾室,但总归和国公府有了关系。
    谢老夫人冷冷一笑:“不用管,让他们蹦跶,等阿珩手中的佛珠没作用后,他们都会知难而退。”
    “柠宝明日回门,回门礼准备好了吗?”
    黄嬷嬷闻言,心里的那点担心不翼而飞,笑着回道:“都准备好了,回门礼已经按您的吩咐多加了一成。”
    谢老夫人满意的点头,自从喝了药酒,恢复了年轻时候的目力,谢老夫人重新拾起了女红,闲暇时,给未出世的孙子做衣裳。
    “将我的针线笸箩拿来,昨日的小肚兜还没有完成。”
    黄嬷嬷连忙将针线笸箩拿过来。
    谢老夫人熟练的拿起针线和绣了一半的锦缎,脸上浮现一抹笑容,手中飞针走线十分利落。
    “老夫人,您的女红真好。”黄嬷嬷目不转睛瞅着锦缎上绣的一条活灵活现的大胖金鱼,忍不住赞道。
    谢老夫人笑容更深了,脸上浮现一抹自豪。
    “身在闺阁的时候,我其他才艺平平,唯独画和女红最为出色,尤其是女红,并不比宫里的绣娘逊色。”
    “柠宝的女红不行,我闲着无事,正好给孙子做几件衣裳。”
    黄嬷嬷连连点头,笑着道:“夫人知道后肯定会很高兴。”
    这时,姜柠宝和定国公一同过来了,看到谢老夫人在飞针走线,姜柠宝脸上闪过一抹惊讶,忍不住问道。
    “母亲,您在绣什么?”
    谢老夫人看到儿子和媳妇来了,高兴的冲两人笑了笑:“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拾起女红,给未出世的孙子做小衣裳。”
    分卷阅读93  -